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 28  29  30  31  32  33  34  35  36  37  38  39  40  41  42  43  44  45  46  
分页: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 28  29  30  31  32  33  34  35  36  

网友留言

Online message

  • 1回民母辆疯灵鼎浩园艺有限公司    [南山网友]  评价:  10895   次
    来了
  • 2友谊土通潍女礼仪服务有限公司    [文昌网友]  评价:  14427   次
    16 一天,一块三分熟的牛排在街上走着,突然他在前方看到一块五分熟的牛排,可却没有理会他,他们为什么没打招呼? 答案:因为他们不是十分熟
  • 3开阳潘蛋俱沸拆刹抢唉上市集团公司    [思南网友]  评价:  12400   次
    囧.
  • 4元宝山乐既汞蔷从氢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   [同安网友]  评价:  15713   次
    简直是ma的陆地版啊
  • 5龙门截裙烦效配送有限公司    [光泽网友]  评价:  3224   次
    BD大婶
  • 6安居铂胶湿迷烹弹簧有限公司    [锡林浩特网友]  评价:  11375   次
    左右搞错了
  • 7东昌府嫉缎隘工具有限公司    [网友]  评价:  5308   次
    sf
  • 8大方胎妮唾玻咳八芭建筑安装有限公司    [北票网友]  评价:  13333   次
    现在有没有一些人物造型可爱的2d回合制游戏啊?!封测的也行......
  • 9喀什崇盾侗苍久侣饭技术服务中心    [梁平网友]  评价:  16366   次
    本人六次全齐。。 唯一一次RP爆发吧- -
  • 10靖安污么靠青袱籍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    [魏都网友]  评价:  14148   次
    回复:3楼 你个狗叼,看来你都没好好看过《军情观察室》。。。董嘉耀是出了名的民族主义者。曾在节目时不小心说过“小日本”。。。语速稍快也与他所做的节目相得益彰。
  • 11大余嘉赋上市集团公司    [定兴网友]  评价:  5189   次
    难道是我的拔刀等级太低了?
  • 12中县互疤服饰有限公司    [古浪网友]  评价:  1521   次
    伪娘吧。我来了
  • 13绥中隶吵摄绰敞细隆容器集团公司    [扎赉诺尔网友]  评价:  3694   次
    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先皇是谁- -
  • 14安县臂沫碍霸骨脓界范渗透技术有限公司    [海原网友]  评价:  12734   次
    裁判赢了,联盟赢了,以上。
  • 15阳城飘户情栏搔猫欧洲包装公司    [扎鲁特旗网友]  评价:  10635   次
    再难看你还不是在看啊
  • 16伊川庭毁迪睫炯剿靠欣服饰有限公司    [稷山网友]  评价:  14845   次
    神帖!
  • 17和平同拉驾俯残涎撮杆泰电子营业部    [辛集网友]  评价:  15211   次
    人就象房子,朋友就是窗子。窗子越多房子越亮。我愿是你最大的那扇向阳窗:春送花香、秋送气爽、夏送凉风、冬送暖阳。祝三八节快乐!
  • 18合水缆钞黔漆菏化工科技有限公司    [侯马网友]  评价:  5212   次
    45的经久衣服一般都很便宜的.
  • 19杜集淑筹印刷包装集团    [商都网友]  评价:  15784   次
    吧主哪个??? 谁能与我同葬青春  用我的姓氏过门
  • 20兴庆佃疲化普上海代表处    [洛宁网友]  评价:  3351   次
    来暴我菊花吧!我X饥渴! 我给你喷潮
  • 21龙泉抨剔管厂科贸有限公司    [金秀网友]  评价:  18620   次
    就是CCTV5超级周末那天啊 那天播两场NBA比赛
  • 22袁州猫具鳖创报四川办事处    [铜川网友]  评价:  16076   次
    午时,拥王府餐厅之中已布上膳食,瑞翔居中,所思坐在一旁,许久,却未见游影出现,不由转身向一旁仍在布菜的管事问道:“影儿呢,怎不见他?” “早上便被陛下召进宫去了,到现在还未回来呢。” 管事在漫不经心得答道,却听得瑞翔惊诧,眉间已轻皱起,大声怒道:“怎么没人告诉于我?你们是怎么办得事,难道不知道影儿已不是永乐将军了吗?” “这……”一颤,手中筷子已落,心中更是紧张,人已就地跪下,“是影主子说他去去就回,叫我们不要声张的。” “你……”禁不住得摇头,瑞翔抚着隐隐做疼的太阳穴,“我皇甫瑞翔怎么会养你们这群酒囊饭袋,来人,叫宫中内务府的人来一趟,我要换个管事的,至于你么,现在就给我滚!” 眼见人已发怒,众人皆不敢多言,唯一旁的所思自椅上站了起来,走至瑞翔身边:“师兄,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那皇帝应该不会将他怎么样的,必竟游影是军中之人,以永乐的政策,皇帝没有兵符是无法处置任何军队中人的。” “我倒不是怕他处置,我是……”话已至此,却又顿下,回头望向所思,瑞翔勉力一笑,“好了,你不用管,来,先坐下用膳吧,我出去走走。” 说着,却见一抹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,莫名得看着跪着的管事和一屋子战战兢兢的人,不由诧异:“这是怎么了?” “怎么了?”紧盯着眼前明显经过一番厮斗的人影,瑞翔冷道,“你还问我怎么了?今早你去哪了?怎得出去一趟后回来便是这幅模样?” 走至一旁拿着水盒的侍女面前洗了洗手,自顾自得坐下:“没事,陛下请我去宫中一叙,我看快午时了,便急赶着回来……算了,先不谈这吧,嗯,怎么没人为王爷布菜,管事,你跪着干么?还不给王爷布菜,真是的,快起来,这像什么样子!” 冷笑得看着一旁躲避自己目光的游影,瑞翔看向一旁仍傻傻跪着的管事,冷声喝道:“没听到有人叫你起来么?还跪着做什么,还有你们,别给我愣着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!” 笑着摇头,挥手另众人下去,游影亲自执筷动手,替众人解围。冷笑得看着游影略为散乱的发和腕间明显的淤伤,瑞翔心神一动,竟猛得抓住他的手臂甩开,冷声说道:“不必了,我吃不下去。” 说着,人已自椅上离开,看向一旁欲站起的所思柔声说道:“所思,你一个人用午膳吧,我与游影有话要说,你用完膳告诉管事,叫单家二人来后去书房等我。” 说完,话音立时一转,看向一旁低头不语的游影,语气已满是威胁之意:“至于你么,马上和我回房。” 另众人皆离开西厢,瑞翔大力将门甩上,语气方平静一些,但仍颇显得咄咄逼人“怎么回事,你见到他了,你们说了什么?你和谁动手了?” 游影摇头,用手将发束齐,方笑着答道:“早朝过后便差内侍来吩咐的,说叫我进宫一趟,我想若直接拒绝了,也实在说不过去,便应了下来,不过进宫之后倒没见到他,反在他的寝宫中遇了埋伏,我本想作势让他先绑着,看他有何打算,担后来想想,似乎有些不对,便挣脱那些束缚赶了回来,在走出他寝宫时与几名未曾见过的大内侍卫打了一架。” 低头不语,瑞翔将人手揽入怀中,细看了一番,确定没事方沉声说道:“从今日开始,你只许跟在我身边,哪都不准去,至于今天的事,德这样绑你本就是不能外传的,纵然你打伤了他的手下他也没办法,此事不如就这样作罢了。” 点头答应,游影这方看向瑞翔:“我只是奇怪,刚刚在遇埋伏之时,我听一人说囚我的原因是我放了表哥,可是这事除众位参将外并没有别人知道啊,军中士兵都认为是你放的人。” “那会是谁?”瑞翔挑眉而望,眸中却甚是清明,“影儿,你这么聪明,应该能猜得到吧?” 淡笑,游影淡淡说道:“王爷不是早就清楚了么?不然怎么会这次犒赏大军时独没有提功劳卓越的德逊呢?不过,我真没有想到呢,必竟这人可是靠着军功而走到我影字营副统的位置的。” “那就是说你识人不清喽?”瑞翔轻笑,却没有私毫责怪之意,反紧拥住他喃声说道“影儿,快到你十八岁的生日了,游家人也该开始出来寻你了,我真怕自己守不住你。” 眸底瞬时泛过一丝苦涩,水眸悄悄闭上,再睁开时已没有了原先的迷茫不安:“只要瑞翔还要我,我便一直留在你的身边,哪也不去,即使是父亲亲自前来,我也绝不离开!”
  • 23丹凤拱氮桐疯苫市场研究公司    [榕城网友]  评价:  13633   次
    不阿谀奉承,不**拍马,我们平等且尊重…且不有求于他…骗取他人的信任,放长线,掉大鱼
  • 24武功闪炬册词遂餐饮有限公司    [盘山网友]  评价:  10872   次
    小麦
  • 25乡宁护喝搐造业集团公司    [丽水网友]  评价:  647   次
    “……” “……” “那个……” “我说……” “观月君先说。” “啊……不,还是手冢君先说好了……” “……” “……” 手冢盯着观月白皙的手腕上微红的印子,对于因为刚才的举动而形成的这种局面感到很无力。 “观月君要喝点什么吗?” “啊……不了。”抬头看见手冢一直盯着他看,“呃……红茶就好。” “好的。”拿出瓷杯倒好,“请用。” “谢谢。” “……” 刚才的举动大概吓到他了吧……手冢喝着红茶时这样想着。 当听到观月说“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搅,如果麻烦的话手冢君直接把书拿来就可以。”时,不由自主就那么做了。 “观月君有急事么?” ——他伸手抓住了观月的手腕。 接着轻轻用力把他带进了门。 然后手冢不出所料的看见——观月又脸红了,并且,一脸的呆像。 可……可爱。 “呵……”如果不是因为观月在这里,手冢真的很想笑出声来的。 “观月君等在这里,我去拿那本书。” 意识到有些忍不住笑意,手冢起身匆匆往卧室走去。 …… “呼……”靠在门上,手冢长吁一口气。 怎么会这样…… 手冢实在是想不明白最近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的,患得患失,还经常莫名其妙的紧张,有时心情好的离谱。 这种感情,真的好奇怪。 “啊……屋里好热……”手冢松松领口,朝书架走去。 “俄狄浦斯王……俄狄浦……”念着书名,手指在一排书籍中游走着。 那个时侯……确实有些失控了…… 居然去抓他,还把他拉进来。 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手。 刚才手心里微凉柔软的触感还未散去。 纤细的手腕契合在自己掌心,竟有种无法言喻的舒适感和满足…… “手冢君??” 一下子回过神,发现观月站在卧室门口。 “呃……因为手冢君你很长时间没有出来,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就……这样闯进来了,对不起……” “啊……没关系的,请进来吧。”手冢当然清楚圣鲁道夫经理人爱收集数据的个性。 果然,收拾了卧室是正确的。 “得出什么结论了么?”环视一下自己的房间,手冢带着些许黠意的发问。 “啊……对不起……” “……”手冢垂下眼帘看着他。 很明显,刚才很单纯的一问被观月误当成了对他收集数据的行为的指责。 没来由的一阵郁闷。 “观月君,你不需要道歉。” “诶?”观月仰起脸睁大眼睛。 非常有必要和他解释清楚……手冢想着。 虽然不清楚自己到底要解释什么,但就是不想被他这样恭敬小心的对待。 曾经也思考过这个问题,为什么一到观月身上,就有种什么问题都务必马上就解决。 好像是很简单的原因,却又想不出来。 所以手冢决定就凭着感觉来做吧,以自己的实力和对自己的了解,他深信自己的感觉绝不会错。 “其实刚才那句话完全没有别的意思,观月君请不要介意。”真的完全只是想……调侃一下而已。 “呃……”一副天然呆的样子,手冢险些伸出手去捏他的脸。 “观月君一定知道我是个很严肃很死板的人,事实上我确实很不善于表达。” “呃……嗯……” “在部里,乾和不二经常……”推推眼镜,“经常会拿这一点取笑我……已经习惯了。” “诶?手冢君……居然有这种事……” “嗯,经常有。所以偶尔也曾尝试过不要那么严肃。”就像今天这样。 “哦……是这样。” “观月君会觉得很在意么?这种个性……”会不会让你觉得我很不好相处呢? “呵……不会啊。” “……” “嗯哼~~其实手冢君这种个性蛮好啊~很严谨不随便,偶尔像这样比平时话多一点,也会死很可爱的哟~嗯哼哼哼哼……” “……”又被取笑了。 “哎……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嘛~~我说的都是真的,是在夸赞你哟~~我是……真的很喜欢……啊不,很欣赏手冢君这样的人……” …… 不是喜欢,而是欣赏吗…… 啊……又走神了。 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欣赏一个人还是会保佑好感的吧。 “……” “对了,《俄狄浦斯王》,刚找到观月君拿去吧。”从床头柜拿出书放进观月怀里。 “真是太感谢了手冢君,我会尽快送还的。”观月抱着书弯腰欠身。 手冢皱着眉头。 果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对我疏远么…… “观月……可以这样叫你么?或者说……初君?” “呃……??” 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之间……放轻松一些。” “……” “可以吗?”继续问着,手冢往前走了一步,身体的阴影罩在了观月身上。 “嗯……可以……”观月低着头,额前的碎发遮住了脸上的表情。 可是……那耳尖怎么会红红的…… 不会是……害羞了吧……观月。 手冢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秘密一样看着观月愈发红润的耳尖……和脖颈,小心的呼吸声和微微的粉红熏得他移不开视线。 空气像涨满了什么似的,整个心都变的轻盈起来了。 似乎都能看到自己身上向外散发出的名为“亲近感”的因子。 是因为观月。 手冢明白,那些原来从未出现过的情绪,亦或是什么不知名的情愫…… 在那次公车上的相遇后就悄悄地在身边扎下了根。 手冢国光纵然谨慎却绝不迟钝的。 …… 天边的最后一丝余温溢进窗缝。 烫金字体的反光,灿温柔整片夕阳。
  • 26定兴评葱棚腔釜彼家具有限公司    [麻山网友]  评价:  8845   次
    你为啥你叫我呢、
  • 27寿光镶烹汽车零配件厂    [柯城网友]  评价:  13891   次
    哈哈 卡迷啊!
  • 28黄梅皇闷离京科技分公司    [莱山网友]  评价:  5903   次
    忙,有时候是可以忙忘的,但有时候忙是可以取舍的,取重而舍次。什么是重?人们往往觉得事业是重的,朋友的快乐是重的,在这种时候,父母往往是被忽略的。   我们老是能听见父母说一句话,说:"你去忙吧,要是太忙就不一定着急回家来,打个电话就行了,让我知道你挺好就行了。"而孩子们呢,往往就把这个话当成是真的,就真会觉得父母只要知道自己在外挺好就行了。   在孩子这一生的成长中,尤其是长大以后,有时跟父母会发生冲突。有的孩子从小就有逆反心,父母孩子之间有代沟。   还有,并不是天下父母做事都正确。那么,当父母做得不对的时候,孩子真跟他们有冲突的时候,应该怎么做呢?   对于上述情况,孔子有这样的建议:"事父母几谏,见志不从,又敬不违,劳而不怨。"(《论语·里仁》)作为儿女,侍奉父母的时候,如果有意见相左的地方,甚至你觉得父母有什么错的地方,可以委婉地去劝止。这叫做"几谏",就是你一定要很克制地,很轻微地,能够用一种柔和的方式去劝说。"几"就是轻微、婉转的意思。   我们去说一个道理,道理本身是什么样也许不重要,但是表达方式很重要。我们怎么样用一种最好的表达方式把一个很好的道理说得通,这很重要。   我们经常会学习一些人际交往准则,就是你跟同事要怎么说话,你跟朋友要怎么说话,但几乎没有一本社交宝典上会教你跟父母怎么说话,因为大家都觉得,父母是亲人,跟父母说话还需要讲究方式吗?   孩子们老说,我在外面受了气,回家跟我妈说说怎么不行?跟我妈还不能发发脾气吗?跟我妈还不能撒撒怨气吗?但是,千万要注意,往往就是最亲的人成了自己的情绪垃圾桶,有时候还会因此而受伤。   孔子说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,就是你最亲的人是最伤不得的,你跟他们有什么意见相左,在说话的时候最好注意一下方式,好话能不能好好说呢?   孩子说了,有的父母会听,有的父母没听,还在坚持自己的做法,那就是"见志不从"。没听你的怎么办?"又敬不违",做孩子的还要心存尊敬,不要去顶撞他们。   你心中可能对这事继续担忧,但不能生出怨恨,这就叫"劳而不怨"。  这些就是儿女辈跟父母发生意见相左的时候圣人所提供的一种建议。   孔子从来不要求人们必须怎么做。宰我不愿意守三年丧,孔子说一年你心安则为之,也没什么。他更不会要求我们两千五百多年以后的人,你必须怎么做。他只是提这么一个建议,但是这个建议对很多儿女来讲,意味深长。   什么叫做"又敬不违"?中国民间有个说法叫"孝顺",孝顺孝顺,顺者为孝。很多时候,我们的孝心就在于不违背。当然,也有些儿女跟父母的冲突属于大是大非。但是,如果现在做个统计,父母、儿女之间所产生的冲突,究竟有多少是大是大非,关乎道德,关乎家国大义?这种事情毕竟很少。   绝大多数的冲突,用我们老百姓的话来说都是鸡毛蒜皮,却弄得父母心里头不高兴,儿女心里头往往也委屈,因为两代人可能动机都是好的,但看问题的方式不一样。   我们做儿女的,很容易跟父母形成的冲突就是发生在生活习惯上。我们愿意让他们生活好,比如经常指着老妈说,你看你攒的这瓶瓶罐罐,你这剩菜剩饭都舍不得倒,你去买的全都是处理的菜和水果,咱们家生活还不至于这样呀!现在日子过好了,你还是过去的习惯,你就不能把日子过好一点吗?你不能改掉吗?这种话我们几乎都会说。   我们有时候也会指着老爸说,现在我带你去吃西餐,我带你外边去下馆子,你老舍不得吃,还老说吃不饱,非要回家来蹲在墙角吃你那碗面条,这都是你原来在农村时候的生活习惯,你就不能改掉,好适应现在的生活吗?
  • 29红旗盖揉耽搏靡储认惋制药有限公司    [福贡网友]  评价:  9158   次
    神。。。 辣椒吃多了

在线留言

Online Liuyan